“郑强奖助学金”背后的故事

作者:    发布时间:2019-03-19   访问次数: 14

今年春节前夕,杭州资产管理专家杨宏森先生继在“郑强奖助学基金”(以下简称“郑强基金”)设立之初捐赠100万元后,再度向“郑强基金”捐赠50万元。自2018年1月5日郑强基金在贵大设立以来,已募集资金逾1100万元。请跟随记者一起去了解贵州大学郑强基金仁心善举背后的故事。

缘起:“强哥”情系贵大

为响应党中央国务院支援西部建设,完成教育部、浙江大学对口帮扶贵州大学的工作,2012年6月至2017年6月,浙江大学郑强教授担任贵州大学校长。他任职期间,积极开拓,勤勉工作,为贵州大学、贵州教育乃至西部高等教育做出了重要贡献。为此,贵州省委省政府决定授予郑强教授“贵州省高等教育特别贡献奖”,并予以50万奖励。

2017年11月,在得知被授予“贵州省高等教育特别贡献奖”荣誉称号的消息并获得奖励时,作为曾经的贵大校长,郑强教授萌发了将50 万元奖金悉数捐赠,设立“贵州大学郑强奖助学基金”的念头。但是,要让基金惠及更多的贵大学子,50万元远远不够。怎么办?他向自己的同仁、好友和爱心人士发出了倡议。

  

在倡议书中,他动情地说:“我有幸在贵州大学工作五年,跟贵大的师生结下了深厚的感情……我的心留在了贵大,情留在了贵大。无论身在何处,只要是对贵大发展有利的事,只要是对贵大学生有益的事,我一定会去做,且一定要做好!”

情之所至,应者云集。仅仅1个多月的时间里,郑强奖助学基金便得到了15名院士、20多名长江学者,以及文艺界、企业界等各界人士的支持,募筹到资金近千万元。“郑强基金”的设立引来新闻媒体、社会各界纷纷点赞。

善举:共济家国情怀

一份长长的捐赠名单、一笔笔捐款,讲述着捐赠人与贵大、与郑强的故事。

浙江大学西部研究院的孟东军老师在得知郑强教授发起募捐的当天,就踊跃捐款成为第一位捐款者。久病初愈的浙大著名文科资深教授姚先国老师、2017年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获得者李兰娟院士、2017年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获得者唐本忠院士等也纷纷响应。

浙大数学系80岁老教授俞柏华病重期间就叮嘱家人要向基金捐款,后来不久去世,其夫人、经济学院老教授将1万元捐款送到郑强手上。一位浙大的普通保安捐上当月70元加班费,他说,这些年来,他们贫困的家庭里能读大学的孩子,都是靠社会捐助,这点心意,就是表达对社会的感谢。

一批关心西部教育的民营企业,如康恩贝药业、之江有机硅、南昌创业投资、山东玲珑橡胶、青岛海泰新光、深圳凤吕承启以及全国各地驻浙江商会、贵州省浙江商会等也纷纷解囊。
岳飞后裔联谊会副会长岳中国是郑强的故交。得知郑强的号召后,他以注册在岳飞故里的汤阴颐和泊邸置业公司正在实施的“精忠报国生态城”项目的名义捐赠200万元,这既是对郑强教授的尊重、信任,也是对贵州大学的一种期待。在他看来,郑强教授捐赠50万元奖金设立“郑强奖助学金”这一善举,正是岳飞“第一功名不爱钱”的当代典范。

 

捐赠名单上,还有中央芭蕾舞团团长冯英、著名歌唱家廖昌永、越剧表演艺术家茅威涛、川剧表演艺术家沈铁梅、京剧表演艺术家侯丹梅、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于丹、央视主持人张泽群等等熟悉的名字。

 

为郑强教授之热爱贵州、热爱贵大的义举感动,为其奉献教育、关怀学子的情怀召唤,贵州省各界、浙大贵州校友会和贵州大学广大师生踊跃捐赠,为“郑强基金”添砖加瓦,滴捐成溪,汇溪成河。

温暖:爱心传递力量  

贵州大学高度重视“郑强基金”的管理和郑强奖助学金的评选。学校设立了郑强基金管理委员会,郑强教授、学校党委书记李建军、校长宋宝安任荣誉主任,分管副校长任主任,制定了《贵州大学郑强奖助学基金管理办法》。同时,还设立了郑强奖助学金评审委员会负责奖助学金的评选,制定了《贵州大学郑强奖助学金评定办法》,确保“郑强基金”能真正发挥好鼓励贵大品学兼优的学生健康成长,支持家庭经济困难学生顺利完成学业的作用。

  

2019年1月7日,“郑强奖助学金”在贵大首次颁发,共有20名学生获得奖学金、10名学生获得助学金,颁发总金额达20万元。

颁发仪式上,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、秘书长陈鸣明高度评价了郑强教授对贵州教育事业、贵州大学发展所做的重要贡献。他认为,设立“郑强奖助学基金”,充分体现了郑强教授的崇高思想境界和家国情怀。他呼吁更多的爱心企业、社会人士继续关心支持贵州教育事业发展。

贵州大学党委书记李建军说,郑强教授以实际行动诠释了他对贵州大学和贵州人民的挚爱,郑强奖助学基金将帮助更多的贵大贫困学生顺利完成学业,对他们实现未来梦想产生重要影响。

中国工程院院士、贵州大学校长宋宝安表示:郑强教授心系贵大,情系贵州。郑强基金的设立,体现了郑强教授对贵大的深情厚谊,相信在全体贵大人的共同努力下,贵大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。

在郑强心里,“郑强奖助学基金”是属于贵州大学与贵大学子的。“在贵州大学工作的时期是我一生中最辉煌、最幸福的一段经历。如果能够再给我一次奉献的机会,我定当义无反顾地选择中国的西部,做为西部教育燃烧终生的蜡烛!”,他饱含深情地说。

图文来源:学校新闻中心

责任编辑:徐涵